紧跟美联储步伐 香港金管局宣布降息25个基点|降息|香港金管局|美联储


?

与美联储保持同步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2.50%

中信经纬客户8月1日1日上午,香港金融管理局发布通知称,基准利率将下调25个基点至2.50%。

4e3b-iaqfzyv6131938.jpg图片来自香港监管局网站

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2点,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00%-2.25%,符合市场预期。这是美联储自2008年12月以来首次降息。

与6月份的决策声明相比,本声明对经济形势的判断没有太大变化,但不确定的趋势仍在继续。该声明还强调,投票委员会将考虑利率决定。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于8月1日结束其收缩计划,比之前的计划提前两个月。

最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在降息方面,包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内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投票支持8人,其中2人投票反对;堪萨斯联储主席乔治和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投票反对。联邦基金利率应保持在2.25%-2.5%不变。这是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最常见的会议。从过去两个月的勒索频繁出现,美联储内部的老鹰鸽越来越分散,市场对美联储后续政策的猜测将更加混乱。

在全球范围内,在美联储宣布降息后的四个小时内,许多央行紧随其后。其中,中东,阿联酋,巴林,沙特阿拉伯央行降息25个基点;巴西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从6.50%下调50个基点至6.00%,市场预期将降息25个基点。

除了上述美联储和四大央行外,根据中新经纬客户的不完全统计数据,在过去三个月中,全球约有12家中央银行开始降息。

今年5月8日,新西兰联邦储备银行开始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5%,这是该国自2016年11月以来的首次降息,并创下有史以来的最低基准利率。此举也被一些人视为全球降息的第一枪。

在新西兰降息的同一周,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央行也放宽了货币政策。前者将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3%;后者将关键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4.5%,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降息。

6月4日,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历史低点1.25%,这是2016年8月澳大利亚储备银行首次降息。6月6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5.75%,是年内第三次降息。

7月18日,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1.5%,同时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测从2.5%下调至2.2%。这是韩国银行三年来首次降低基准利率。

7月26日,俄罗斯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7.25%,为一年来的最低水平。此外,7月份,印度尼西亚银行,南非中央银行,乌克兰中央银行和土耳其中央银行宣布降低基准利率。

不仅如此,当地时间7月25日,欧洲央行召开货币政策会议,预计至少2020年上半年关键利率将“维持或低于当前水平”,这是6月以来的首次2017年,欧洲央行货币政策声明明确表明降息的可能性。该分析公司预计欧洲央行将在9月份将利率下调10至20个基点,并将重启量化宽松措施。

面对央行的全球降息,中国不会效仿?

c027-iaqfzyv5983566.jpg数据图:中国中央银行。中信经纬王朝摄影

国泰君安分析认为,中国第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委员会会议,6月份财政数据公布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和《财新》最近接受省长易纲的采访,总体看来仍然附属于LPR(贷款报价率)建筑希望实现利率趋同并引导贷款利率下行。

总的来说,面对全球降息,有四点:1)美国降息将推动全球利率中心下滑,中国的货币政策空间将进一步开放,但可能主要取向; 2)中国和美国的利差,降息在此周期内,债券收益率预计会下降; 3)除了关注盈利能力外,股市还需要关注无风险利率下调对估值和风格的影响; 4)美元可能进入疲软时期,人民币汇率稳定并提供良好的国内资产。外部环境。

国泰君安指出,从年度来看,预计中国人民银行可能会下调公开市场操作等政策利率,然后将其转为市场利率,引导实体经济贷款利息通过LPR降低速度。与此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可以通过宏观审慎加强对房地产的监管。

海通证券蒋超团队发布研究报告称,美国如期降息,结束预收缩,美联储恢复降息,并且年内仍有进一步降息,这有利于稳定人民币汇率。但是,国内货币政策主要基于国内情况。目前,中国货币市场的利率接近利率走廊的下限,并将保持相当丰富的利率。但是,进一步宽松的空间很小。未来货币政策的重点不是直接降息。通过“利率合并”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引导银行贷款报价利率更加市场化,达到降低实体融资成本的目的。

江海证券认为,该国降息的可能性非常低。从基准利率的角度来看,央行货币政策部门主任的讲话和电子政务主席的讲话都明确指出国内货币政策“主要基于我”。目前,通胀不低,没有降息。需要对抗通货紧缩,因此即使美联储降息,国内基准利率也不可能出现向下调整。

至于随着美联储降息,公开市场利率是否会降低,江海证券也认为可能性较低。一方面,货币政策的核心是降低实体融资成本。重点是建立基于LPR的贷款定价系统。然而,国内公开市场利率与LPR之间的相关性并不强。降低公开市场利率并不会导致LPR甚至一般贷款利率下降的作用。另一方面,公开市场利率更多地与金融市场的资本成本相关。在2014 - 2016年货币政策宽松周期中,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猖獗,但更多的杠杆和闲置金融市场并不真正支持实体经济。央行降低公开市场利率并不容易。 (中信经纬APP)

主编:张宇